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宝存 的网易博客

为中国地产荣誉而战

 
 
 

日志

 
 

陈宝存:从兽兽郭德纲白药牙膏到房价如老婆“三围”  

2010-08-18 04:34:11|  分类: 地产纵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宝存:从兽兽郭德纲白药牙膏到房价如老婆“三围”

    这个社会上的人们有多浮躁,通过一系列事件我们看的很清楚。

    最近媒体热炒的桃色与灰黑色事件很多。“道德警察”温雅对兽兽的“逼供”、郭德纲弟子打人事件到反三俗、郭德纲向灾区捐款媒体的所谓置评、云南白药牙膏使用者对药厂、濮存昕和超市的诉讼,也联想到公众要求开发企业公布开发成本被任志强先生形容为相当于公布老婆三围,这是公众应有的权利还是对个人隐私企业秘密的剥夺?需要我们认真的思考了。

    兽兽事件,绝大多数置评者表现得是对“道德警察”的鄙视,实际最核心的一句话就是“对小艺人是否公平”这么一句话。对于兽兽翟凌遭遇的艳照门,道德警察的定性为兽兽的炒作,这恰恰不应该是作为一个主持人能够定性的。就好像我们经常奉为至尊无上地位的“世人皆曰可杀”,这句话本身就是对法制的践踏。

    再到郭德纲事件,除了媒体的低俗,看到的更多公众对郭德纲的同情。

    回过头来看云南白药牙膏被诉事件。7月15日中新网报道《云南白药牙膏被诉无功效代言人濮存昕成被告》的新闻:南京一消费者使用云南白药牙膏后口腔问题加重,几经“碰壁”后将云南白药集团及其代言人濮存昕以及南京苏果超市告上法庭,要求三被告赔偿并道歉,南京玄武区人民法院今天正式受理此案。

    消费者“刘岸”在诉状中指出,苏果超市未向厂家索取试验报告,销售违规产品,而云南白药牙膏长期添加“白药”是否安全、有无功效均未得到证实,他要求被告出具安全试验报告和功效临床试验报告等。刘岸同时认为,濮存昕利用公众形象牟利,蒙骗消费者,也应承担责任,要求三被告赔偿医药费、精神损失费等共2112.6元。

    对云南白药牙膏的技术性问题不是我能研究看懂的。我觉得问题的关键在于对濮存昕、云南白药这一品牌的声望进行质疑才是最好的炒作因素。足见媒体和利用媒体而希冀达到个人目的的人们的低俗。

    遍查资料:所谓的功效型牙膏,需要从三个维度去衡量它的价值:安全性、有效性、可靠性;而在安全性和有效性上,云南白药牙膏早在2005年和2006年,在云南白药牙膏上市之初就做了几份报告:云南白药牙膏活性成分的药理学研究、云南白药牙膏活性成分的安全性评价、云南白药牙膏的止血及抗炎作用研究,以及医疗器械临床试验报告;以上几份报告,充分证实了云南白药牙膏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在可靠性上,基于国标且高于国标的云南白药牙膏企业标准就是依据。这便是企业应该遵循的规则,真正的对企业和产品规范的也就在于此。我们却又无限扩大消费者知情权的嫌疑。

   

    由此想到我们曾经热炒的对房价成本的公众知情权。早在2006年12月25日,前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主任易宪容和华远集团董事长任志强在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中表达了各自针锋相对的观点。任志强对于成本应该公开的要求说了这样一番话:

    “成本构成是透明的,这在经济学来说是很固定的,但是成本和成本构成是两个概念,如果一个经济学家连成本构成和成本都分不清楚,那就有点问题了。成本构成是指一个公共产品,它普遍的构成是什么,是一个平均值概念,成本是具体到某一个单体的时候实际发生的事,这两个完全不是一回事。什么叫实际发生呢?你老婆会告诉大家说她的胸有多大吗?这是私有产品和公有产品之分,怎么市场经济就没有公有产品之分呢?所有的经济适用住房是社会保障体系的,低收入家庭住廉租房这也是社会保障体系。”

    任志强要求易宪容学学《税法》:“你可以看看政府的《税法》上是怎么规定的。任何成本都不得不公开,但是对民众公开和对市场公开是两个概念,政府有权检查开发商的成本,包括物价局、审计局、审计单位、监察部门都有权利去查,但法律上有一条规定,这些单位审查完之后不得向社会公布,不得泄漏商业机密。你说开发商在富豪榜里头只占6%,其他的行业在中国是将近50%,我承认。但是你们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为什么中国的房地产商在富豪榜里,是因为世界上富豪行业在中国都被垄断了,没有开放,石油行业、金融行业、矿产行业、船运等,这些对私营企业都不开放,怎么会产生富翁呢?”

    真正的“三俗”在房地产市场化的11年中一直广泛存在着,02年魏杰的泡沫跳楼论,到牛刀编造并被很多博导教授们大肆引用的空置房6540万套,市场上充斥的绝不是真相,而是对房地产妖魔化就可以使得社会科学类教授们出名的低俗谩骂。

    我经常讲的是社会科学无高度,与技术理工科不一样的事,我们大量的博导级、研究员级的经济学者,知识面与实际完全脱离,而且中国与国际水平的差距是存在国情原因的。对于研究了大量经典的海归级博导教授,理论与实际完全不能挂钩本属正常,在西方经济学理论与中国国情相结合的路途上,海归派博导们大有作为。但是,急功近利急于争得名誉地位成为这些本该做足功夫人们的选择。这也就难怪完全无视考证、完全无视真相的炒作。

    据一位部委知情专家讲:连续多年,主政部门根本没有时间精力去做应有的市场调研,而大量的时间精力是对众多经济学家无知结论的解释工作。这也是调控之所以混乱的主要原因。

    公平公正公开,无疑是我们追求的社会方向。但是一切都有个度。绝对的公平不存在,绝对的公正是我们从上到下都应该努力的。而公开,不是因为作为公众人物就应该抛弃隐私权。公众人物公众机构公众企业也有自己的隐私权。不承认隐私权的社会我们曾经有过,但是,那是对法律的践踏。

    上述种种事件,我们需要理性的更深层次的思考。民族的浮躁,才是中国发展的最大阻力。

  评论这张
 
阅读(276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